北美家园网

北美家园网|移民|居家|华人|中文网|论坛

 

 

搜索

法制缺失或政治阴谋 左右派对轰谷开来案

收藏 分享 2012-8-23 20:46| 发布者: jerry| 查看数: 589| 评论数: 0

摘要: 随着中共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妻子谷开来故意杀人案审判结果出来,除了得到西方媒体高度关注外,大陆学者及“意见领袖”也纷纷对此表达个人观点。其中无论是左派人士还是右派学者都对中共对谷开来案的判决表现出不满 ...

随着中共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妻子谷开来故意杀人案审判结果出来,除了得到西方媒体高度关注外,大陆学者及“意见领袖”也纷纷对此表达个人观点。其中无论是左派人士还是右派学者都对中共对谷开来案的判决表现出不满。右派人士抨击中共依然未能实现司法独立,判谷死缓是与其政治身份有关;左派则认为谷开来案乃至整个薄熙来事件都是中共高层在权力斗争中试图扳倒这位曾在重庆力推“唱红打黑”的政治人物。对此有海外政治观察人士认为,大陆目前左右派都陷入自己的舆论场中,当局者迷,两派在谷开来案上的表现反映大陆目前这些学者在认识此类议题时的局限性。

右派认为折射法制缺失

被认为有一定舆论影响力,外界称为公共知识分子代表的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认为,谷案的审判结果是意料中事,案件不再是法律问题,而是政治审判。案中许多细节跟薄熙来及重庆前副市长王立军有太多关连,审讯结果牵连至当局如何处理薄熙来事件。他表示,谷开来用残忍方法杀害海伍德,证据确凿。换成一般人早被判死刑,现在判死缓等同不用判死。

另一位北大政治学教授张鸣的态度则更为激进,他认为“薄谷开来不死,夏俊峰死,天理不容!”,并认为“夏俊峰案,一开始人们就知道他肯定要死,而谷开来案,一开始人们就知道她死不了。人和人,不能比”。夏俊峰是沈阳一个小贩,因为与城市管理执法人员发生冲突而将对方杀死,于2011年被判处死刑,通常被认为是中国弱势群体在受到当局不公正待遇后所做出过激反抗的代表案件,因此大陆不少右派人士向中共当局呼吁要求夏俊峰免死。而另一位在大陆有着一定影响力的时事评论员李承鹏则在自己个人微博上认为,从谷开来判死缓就得出中国废除死刑是保护平民的结论。在中国弄死一个平民根本用不着走司法程序。但现在问题核心不在废除死刑,而在司法独立。

因此可以看出,大陆右派观点基本认为中共给予谷开来死缓的判决是在变相保护这位有政治背景的中共高官夫人,并认为这起案件的处理结果并非独立司法体系做出的,在实质上是一场政治审判。对此分析人士认为,如贺卫方、张鸣等人所秉持的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虽然没错,但是既然是普世,自然要普及到所有人身上。如果说贺、张等人要求夏俊峰免死,主张中国法律对于死刑“慎判少判”,那为什么要对谷开来施行“双重标准”。毕竟谷开来被判处死缓的理由在法院的判决书上已经给的很充足了,并且将谷开来与夏俊峰进行简单对比并不准确,不能因为夏俊峰被判死刑就要谷开来也被判死,两个案件的可比性很小。“既然他们要求普世价值之光要照射在夏俊峰身上,那为什么就不同样照给谷开来?”该分析人士强调。

左派称是一场政治阴谋

当然,如果说右派一直对此前在重庆施行近似于毛时代政策以及唱红打黑的薄熙来有所不满,认为这是一场政治审判的话,那一直将薄熙来视为政治领袖的大陆左派对于谷开来被判处死缓的情绪则更为激烈,甚至有观点认为这是一场赤裸裸的涉及中共权斗的政治阴谋。

如“重庆模式”的坚定捍卫者之一、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韩德强在谷案审判后对媒体表示,“至少现在,我认为这起案件(薄谷开来杀人案)还有太多疑点”。他坚称,整起事件的目的就是为了推翻薄熙来,而中共也由此失去了“一线希望”。

而另一名一直以力挺薄熙来著称的左派学者司马南则借助隐晦表达,称“小区景观,有时候比房子重要。背景,有时候比主景重要。幕后,有时候比台前重要。当一座冰山浮在水面的时候,人们看到的是不同的内容”。被指借此隐喻谷案的背后是一场台面下的政治阴谋。

这些左派人士的观点一出,同样受到了反对者的强烈批判。因为从基本事实上判断,无论是谷开来谋杀海伍德,还是四名重庆警局高管的庇护行为,乃至王立军叛逃美领馆和整个重庆打黑过程中所存在的不依法而行的行为,都是铁证如山,不容置疑的。甚至薄熙来的严重违纪行为,虽然目前尚不知晓违背何种党纪国法,但是也基本确定是事实存在的。而左派人士选择性的忽略这些客观因素,通过近乎“个人崇拜”的方式对于所有事件盖上标签,但凡不在他们立场的行为都被指做阴谋,这种思考方式已经离开正常的讨论范畴,走向一个更为危险的方向。

左右争鸣缩影

当然,除了左右观点之外,还有第三种声音,即被认为带有强烈民族情绪的《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认为,谷开来“被判了死缓。她被一圈政治猜想环绕,怎么判她,都会有新的猜想,都会有人挑不是。这样的案子判得对不对,最终裁判权只能是历史。今天我们能看到的是,她杀了人,她差点逃脱刑罚,而且很多人认为她逃脱刑罚在中国“太正常了”。但她现在被绳之以法,并害了显赫的全家。希望中国照这个样子继续走下去”。而作为大陆报纸唯一一家对谷开来案刊发社评的《环球时报》延续着胡锡进的观点,认为谷开来因杀人罪被判死缓,这处于法律正常量刑范围内,同公众的预期也很接近。然而由于她作为薄熙来妻子的特殊身份,此案无论怎么判,各种议论都无可避免。如果她被判了死刑立即执行,议论很可能更多。如果薄谷开来就是个普通人,发生同样的案子,她同样被判了死缓,那么在“少杀慎杀”已是司法原则的今天,对这一死缓判决的议论空间会很小。

虽然胡锡进以及《环球时报》在很多国际和社会议题上所发表的评论通常被舆论所抨击,但是仅仅以对谷案的判断来说,他们显然比左右派更为理性。

而对于谷案的观点交锋背后是中国大陆目前左右派互相争鸣的现状。事实上,在近年来随着社会矛盾的日益凸显,群体性事件频发,底层抗争在规模、频率和激烈程度上迅速发展的情况下,中国大陆知识层在政治态度和思想取向上也更加激进,左派要求社会公平,彻底走回毛时代,右派极端者也要求社会民主,进行彻底而激进的政治变革。这些观点在部分官民对抗等重大议题上激烈对撞、沸反盈天。随着被左派普遍认为是自己政治领袖的薄熙来的下马,局势的发展正在走向一个不明朗的方向。多维此前一直认为,中国即将继80年代后迎来新的一场以薄熙来事件为契机,共同富裕为话题,有关“建设什么样的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大讨论,而整个薄事件和谷案都是这场大讨论的一个缩影。而这场大讨论究竟会引导中国走向何方,依然有待观察。



(王雅 撰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阳光铝艺|You Tube|Patio Cover|Roof|汇率查询|温哥华天气预报|温哥华地图|twitter|facebook|贝壳村|诚聘英才|凤凰旅游网|Archiver|联系我们|北美家园网

GMT-8, 2017-9-25 10:52 , Processed in 0.031451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