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介绍,叙利亚已经变成了一块巨大的将极端主义分子吸引过来的磁石。在这个国家,有1500多个武装团伙,人数高达约10万人。这些人来自于世界各地,很多人是从欧洲过来的。目前,这些人都在叙利亚经受补充性的训练,一旦时机成熟,将返回自己的国家从事新的恐怖行动。

      詹姆斯·克拉珀透露出来的信息表明,西方国家针对叙利亚冲突的立场在发生变化。令人沉痛的是,是西方国家自己培养了恐怖分子。但这种意识来的有些迟了,叙利亚已经变成了废墟。而对于西方世界更为可怕的是,在叙利亚的恐怖主义阴影已经从“瓶子”中出来了。很多人将不得不面对。

      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政治学教研室高级教师、东方学专家列奥尼特·伊萨耶夫认为,本地区国家将首先遭受磨难。

      他说:“在叙利亚累积起来的恐怖主义,甚至要比叙利亚本身问题还要严重。这个国家已经变成恐怖分子的避难所,首先遭受伤害的将是土耳其。而沙特阿拉伯也不能置身事外,尽管这个国家的一位王子向叙利亚派遣恐怖分子去和阿萨德战斗。这些武装分子将从叙利亚离开,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多了,他们自己也明白这一点。”

      《华盛顿邮报》曾写道,在伦敦北部出生的穆哈穆德和阿克拉姆·谢巴西兄弟在和叙利亚军队战斗中被打死。如果不是这样,那么他们或可能从叙利亚返回,利用在战争中获得的技能来从事破坏活动。

      谢巴西兄弟是参加叙利亚军事行动的诸多英国人中的成员。大多数前往叙利亚参战的欧洲人,并不是和西方支持的温和反对派结盟,而是和阿拉伯半岛提供资金的极端主义团伙相勾结。谁也不知道,这些团伙中的武装分子将被派往何方,甚至这些恐怖分子自身也不知道。也许回到自己的祖国,尽管也可能到其它地方。不管怎样,有一点是明确的,就是这些人从叙利亚离开后,将要从事活动的内容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