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德尔的话表明,美国全球军事存在缩减进程已经开始。这一进程是由一系列事件所造成的,其中包括美国在伊拉克的非理性战争、美国经济危机和随后与中国角逐的加剧。

       伊拉克战争正酣之际,美国军事建设的优先方向是不同的。那些昂贵且有前景的、针对中国或者俄罗斯进行一场大战的新型武器项目被缩减。小布什当政期间,曾做出巨大努力,以便压缩更为强大的现代歼击机F-22项目。

       海军武器采购投入也缩小了,美军未来战斗系统被束之高阁。所有的资源都用于增加陆军战斗部队和购买反起义战争特种装备。比如购买无人机和防地雷反伏击车(MRAP)。大家认为,甚至在压缩投资的情况下,美国还将持续维持对中国的技术优势。

       现在,美国在尚未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情况下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其军事建设优选方向再次发生变化。这些变化的背景是,美方的预算资源依然吃紧,而其对手所能掌握的资源却快速增加。做为回应手段,只有减少现役军人数量、集中资源对付一个对手。弗兰克·肯德尔认为,目前的对手是中国。其结果是,美国在世界其它地区应对危机的能力不可避免地被削弱了。类似伊拉克那样的军事攻势从前景上来说已不再可能,原因不仅在于国内政治局势,同时也在于必要的技术和金融资源的缺失。

       这样,美国对自己盟国体系的依赖变得更为严重。美国将极力通过外交和向自己伙伴提供现代武器在太平洋上集中精力对抗中国,以便维系自身在其它地区的利益。而对于中国来说,自然而唯一可能的回应手段是:构建自身的联盟体系、避免遭到围堵,并将美国的一部分力量和资源从亚太地区吸引开。